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城墙内外云烟漫起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2 我要投稿
【www.dododo8n.com - 散文】

  看到这个题目,也许你们都会很好奇,岛屿与城墙,云烟有什么关系。

  张悬有一首歌叫《岛屿云烟》很慵懒的声线,听罢有着欲说还休的感觉。

  生活的中心是一座岛屿,生活的琐碎便是云烟。城墙的内外,云烟漫起,布幔拉开,唯一不一样的是,那些路过和安静闯进我们生命里的他们。你的城墙内,筑起的高耸是确保自身安全的条件。

  如果城市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点,那在该城市生活中的人,算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线条。射线、直线、抑或是曲线。线条是优美的几何图案,可以绘出美丽的蓝图。在时光机里,宛如一幅幅美好的刺绣图画一样。

  我不能很好的说明每一座城市的底蕴或是深度,我却说服自己去相信,距离所造成的意想不到的结果,并不是人为的因素较多。某个时刻,会拉进彼此的距离,甚至会逼近永远。

  你可以把这篇散文当成是呢喃的细语,我尚且不清楚,这些破碎的语句会不会触动你心底的那一根心弦。我想唱一首歌给你们听,旋律中有些感动的话语,它们却是我心里最后的温暖。在这个世俗的社会里,虚伪的嘴脸,那些剩下的真诚会不会到最后还是幻灭。

  我的话语,也许是一根刺,在划破手掌之后血肉淋漓。血染过的花朵,在寂寞的黑洞里,会不会有光在陪伴我。在这座城市里的颠沛流离,唯一可以安抚自己不安的情绪的是那些熟悉的歌声,在缭绕心间的温暖。告诉自己,他还在。

  我吝啬于言谢,只是表达的话,于你们来说,是如何真实或是不可或缺的荡气回肠。

  兴许,唯一的表达是那些黑白的言语,若你可以来看,我很庆幸。也很感谢。

  ——题记

  {岛}最独一无二的,是自己

  世界的任何一条地铁,每天都以成千上万的旅客搭乘。停留、下站、等待。

  社会的快速发展,往往让人跟不上脚步,城市的一切都弥漫着一股道不尽说不明的气味。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梦,在年少无知的岁月里,都曾幻想自己不要长大;袢∫磺猩形炊玫亩,都会变得兴许的珍贵。

  我承认,我的敏感与孤傲是造成我对别人的误解。外表的坚强与内心的脆弱,理性与感性的抗争,我;の医鍪5囊恍┳约旱牡胤。唯一最珍贵的地方,不为别人存在,只是自己。

  森林的晨曦在幽深的小道上迂回盘旋,鸟语花香,这些屹立在街道两旁的树木,是否真的会一直屹立不倒。

  时光曼舞,片段像是一根根铁链,锁死了曾经如烟的记忆,没有人可以奋力拉开,我幻想着,那些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的你们都在。

  {屿}墙内墙外,孓然不止

  身体的某些本质是不会改变,也不存在改变的可能。试图改变的时候,往往处于徒劳的情况,社会的正直大多数的时候,都被人给予轻蔑的眼神。正直、疯狂,在这个流动着铜臭味的俗世里显得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戴着面具,在对着某些素未谋面的人呈现一脸不屑的表情。随意践踏别人的小丑,世界的虚幻,破碎的梦想,形同虚设的路途。该继续吗?该继续追求吗?

  答案的肯定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只是在虚拟的世界里,不存在着世俗之内的真实。面具下的人,会在多久以后扯下真实,来对自己进行一次刻骨铭心的剖析。

  我真的想不起在我成年之前的青春是多么的深刻,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我也想不起来。在我过了十七岁以后,有没有什么时刻是印在心里的。别人说,你听陈绮贞的《after17》是否会记得17岁以前所干过的疯狂的事情。我的确想不起,疯狂对我而言是到哪种程度上的活动,言语,还是某种举动让人误解疯狂。

  每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台的时候,内心的平静,城内的流彩光辉,背叛的年岁,仿若再次轻缭着心底的墙面。墙面的粉刷早已剥落,路过的风景,微弱的路灯,把城市点缀成繁华,我于高塔内,鸟瞰而下,那些在脚下的风景,在不动声色的时间里,渐渐地抹杀了曾经彼此认为最真诚的东西。

  双手在不断的抖颤,冷血的怪手,在肆意疯狂地奔驰,拿着利剑在不断地刺杀一切狂妄而不成熟的因子,让血液暴露于身体之外,凝固的血液是为了抗衡身体的所有不成熟和虚幻。社会的天花乱坠的荒唐现象,横流物欲的世界,该如何去想要过一种简单生活。

  不足与互补是共同存在的,无论是哪一个人,上帝对谁都是公平的,在流光溢彩的城市中,自己的存在是最唯一的,也是最独特的。

  生活的步伐不会停止,墙内墙外的人,走近了,走远了,都不过是这个城内的过客。高墙的外面,我用浮生来描绘那些斑斓的画面。

  就如萧敬腾唱:笑容被锁在边远城外,高塔上的你是什么情怀,来不及防备就已被打败,瞬间瓦解失所流散。

  记忆中途的残缺一角,如冰山一样的寒冷。面容的衰败,是纪念残缺的方式。唯一不再挂念的是那些并不属于自己的对错。

  留有有些空间给自己,让不安化为彩虹绽放在心上。汗水的流动,在浅浅的呼吸里,找到自己的频率?焖俚牟募涞牟ㄎ,一圈圈的荡漾起,起舞。

  {岛}推销自己,不是唯一生存的目的

  张悬认为走红是一种境界,而不是消耗曝光率,只有作品才是真正在说话。所以张悬称“我坚决不会推销包装好的音乐,我觉得那样的推销没用!”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一种震撼。

  假设在这句话用在其他方面上,我亦不会怀疑它的真实性。也许还是有人会说,你是个残忍的人。冷血,残忍,冷漠,事不关己,这些词语,都是时间教会我们的东西。现在的社会,道德与生存成为了最大的问题,信任;芊褚豢缍星椅粗。

  生存是一种目的,为了谋求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存在的一种方式。若是用一句比喻来形容生存的形式与目的的话,形式的决定生存的目的,相反生存的目的不是推销自己的唯一行径。

  曝光里是让别人知道你,但知道不是喜爱的前提,若你的目标明确是为了曝光,那很好,强大的传媒会因为你的个性而进行大肆报道,但不要幻想,那些东西会涉及到金钱。才情的好坏,一旦被扯上了铜臭,它就变了味道了。

  似乎每一个人都期待着改变,撇开真实与虚幻的氛围来说,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显得过于漫长,甚至是冗长,但对于任何事情来说,都不能本末倒置。前卫或是倒退的生活,都不能很好的体现美好的根本含义。

  生存并不等同于谋生,生存是在谋生之后而产生的。欲望与社会伦理共同存在,无数的冲突与徘徊在边缘之中的差错,似乎都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最佳谈资。

  如果说娱乐圈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圈子,那我们生活的社会里,到底有多少黑暗在埋葬泥土下的表层。那些尘埃,又是否会呈现出一种黑暗无助的景象?

  如果说流浪诗人是为了找到灵感,那我们碌碌无为的年华会不会因为被埋没的灵魂而产生一丝丝的不同的感受呢。如果说生活中的那些琐碎,会有一天令你有种抓狂,那会不会为了某种目的而放弃一些不得已的事情。重新开始?

  我清楚的记得,我曾经很肯定的对自己说,没有人比自己更懂得珍惜自己。

  我们都注定要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累,皆因我们是凡人,滚滚红尘,在俗世里让自己随波逐流,为了卑微的梦想而奋斗不止。

  每一个人都会为了梦想而追逐,但没有所谓的必然,人生的机遇是可以让自己的路程变得色彩斑斓。

  我还依稀记得,当别人问起我,为什么你总是在黑夜里流泪。我不想看见你流泪的样子,每次在深夜里看到这样的短讯,我都有一种温暖从心底蔓延开来。每当别人问及哭泣的缘由,我竟然无语对答,我不愿意提起或是触碰到敏感的神经,一旦触碰到内心的不安,流泪仿佛是最好的表达。不存在故意的原因。

  假设我的叛逆期出现很晚,又或者我的不安并不会随着某些年岁的增长而消失,那么你们又是否会认定,这样的女子,值得一生去珍惜和感动。

  张悬在一个采访里说:如果一个幸运的人在社会上就只是安于自己的幸运,然后对社会不闻不问,那其他人要怎么办?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甚是感动。

  才情,能力在某方面来说也许是与生俱来,但是后天的修养并不能忽视。幸运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你不抱有感恩的心去看待在乎自己的人,其实,幸运跟你没有很大的关系。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幸运,但不是真的在自己的身上得到的,这是一种给予的过程,建立在在乎的关系上。

  给予与感动是一条重复的关系链,你懂得给予,不计收获的时候,别人也许会很珍惜这样的情义。

  {屿}转眼整个世界,只剩你的应许

  这是一句歌词,转眼整个世界,只剩你的应许。当我看到这句歌词的时候,脑海里闪过的影像有些温馨的气氛。

  在异国的街头,陈旧的古老钟声在当当的响着,教堂的教徒在忙碌的做着礼拜。一阵爽朗的诵经声传出来,仿若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般。这是多么和谐的画面。

  在相爱的时候,恋人的缺点会因为爱的缘故而包容,人的容忍度总是有限制的,别人曾跟我说,洛,你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我没有问他是什么原因。心疼,不是结束寂寞和脆弱的某种方式。在深夜,是我最脆弱的时候,只是没有人知道,保有一点的秘密,是对自己保留的一种矜持。

  我也想不起,有没有什么时刻是充满黑暗,然后自我感觉无不害怕的。我找不到缘由去叙述害怕的巨大焦点。凡事都会物极必反,许多巨大的反差是可以让人印象深刻的。中间涉及的种种缘由都会让它有种扑朔迷离的幻影。

  张悬说,这个世界上需要多一点独立的个体。

  在我看来,独立的个体是衡量对世界的现象的批判的存在。如果生活中因为某些人的感受和看法来改变自己的轨;蚴嵌源虑榈目捶,那是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人的想法许多时候都不按常理出牌,我喜欢听别人说一些故事,我安于某种状态下的沉默和安宁。常;嵩谀骋豢滔萑胍恢竹鎏淖刺,如果我不是听别人的故事,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感受可写。

  假设聆听是一种获取的渠道,那我可不可以盘着腿,坐在草地上听你的故事。我不会吝啬于那些故事到底有没有褪去颜色,我也不曾追究那些故事有没有真的被淡忘。

  某一刻的某段情,时光的飞逝,许多回忆形成一幅画卷一样的被描绘。

  流淌在心里的风景,在铺满尘埃的箱子里,空洞被填满,被困住城市的人们,在命运的纠缠和不安分的粒子里,形成缠绕的线,慢慢的牵扯出痕迹。

  {岛屿·最终}

  城墙内的云烟漫起,我在安静的听着苏打绿的《无眠》这是一首闽南的歌,我只是很认真的在听吴青峰唱的调子,事实上,我不太懂他在唱什么。但我可以想到吴青峰唱歌的神情。很迷人的声线,梦幻的扑朔迷离。

  我记得张悬的那首歌,很安静的吉他声显得如此的纯粹,我开始对自己说,无论身边的人有多少,无论有没有人认同自己,当你用心做好一件事去的时候,换取了自我的感悟和深刻的记忆,便是一件很美的事情了。

  抵达过的记忆终点,有自己的记忆,有别人的在乎,我是自由的,如果在翱翔的时候不能让自己变得安静,那么前方的指引,也许并不存在。

  21:16,亲爱的你们。晚安。

热门文章
运盈彩票 137| 186| 318| 578| 956| 447| 93| 980| 171| 348| 570| 602| 545| 120| 789| 453| 162| 942| 377| 756| 353| 654| 368| 747| 986| 969| 287| 119| 900| 977| 335| 603| 636| 792| 116| 345| 105| 423| 183| 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