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一杯酒十年灯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2 我要投稿
【www.dododo8n.com - 散文】

  【一杯酒·十年灯】

  一、诗人

  三月夹带着桃花浓郁的芳香,熏醉了滨海的小城。夕阳映照海滩,向晚以画家的笔触,把晚晖、海水、沙滩渲染成迷人的画面,好一个温暖、陆离的诗境。

  诗人照例独自背着手穿过那片桃林,下了堤岸,沿着那条相对安静的海岸线一直向南走,然后站在那块高高的礁石上向南方眺望,看上去是视线的放松,倒不如说在等待归人更贴切。

  站在海边,几缕银色的白发自额前的皱纹处飘摇,海风不时吹掀他的青褐色长衫,修长瘦削的背影被五光十色的罩着,颇有一种玉带临风的气度。

  诗人喜欢来这里漫步,理由很简单——望海。

  望海,很诗意的词语。诗人之所以是诗人,即使一个理由也可以界定出主人诗意的情怀来。

  诗人望海的神情很专注,不管旁边发生什么事情都如在天外。诗人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明净得不沾染一丝俗尘,他的目光淡定而深邃,投射着一些清气,可以洞穿海雾的心肺。

  海潮拍岸的涛声穿过诗人的胸膛,诗人便会兴奋不已,潮水退去时,会在沙滩上留下一些精巧美丽的贝壳。这时,诗人如孩子般地跑过去,兴奋地将贝壳放在耳边聆听。

  “哥哥,快跑,涨潮了——”

  “哎,快跑,弟弟——”

  一个孩子的声音传过来时,诗人已经从礁石上飞下来,刚上岸站稳,海潮刚好吻着后脚。

  海潮退去时,两枚贝壳静静地躺在沙滩上,油彩似的,隐隐发亮。

  诗人俯下身刚要捡起,突然两双小脚搁在眼前。

  诗人直起身来,两个孩子脸上浸着汗珠,乞求的眼眼神清澈明亮,一下子捕捉了他的灵魂。

  诗人心里倏地疼了一下,他盯着那双充满灵慧的眼睛问:君,你知道君吗?

  那孩子显然有些惶恐,另一个大点的孩子急忙护过来,指着沙滩上的贝壳,大声道:我们,贝壳……

  诗人忽地低下头,捡起贝壳,微笑着放在他们手里,又狠狠地盯了一下那双眼睛,然后点点头,狡黠地笑了一声,转身的刹那,有一丝疼凝在眉间……

  二、县令

  君是诗人年少时情同手足、形影不离的伙伴儿。

  十年前,君在京城桃花宴与诗人一别后,去那个叫四会的小城,做了个知县。当时,二人都是风华正茂,诗人想凭借君的才华,在那里干个三年两载很快就会回来的,岂知一去十年了无音讯,从此,在这条长长的海岸线上,就多了一个望海长啸的诗人——

  日出东曦,夜来月明,北海南渡,野萍鹿鸣。

  苍我乌发,老君华颜,四会雨疏,德州霜寒。

  诗人至今深记,那场桃花宴上的胜景,可谓风流翔集,高鹏如云。桃花粉面,脂玉含春,郁郁芬芳,丝丝沁心,其妖娆妩媚之态让春天动容,其热烈奔放之情让心意萌动。

  那是一场缤纷灿烂的盛大花事。那时,诗人与君正激情飞扬,浪漫情怀如绚烂的春光。在盛开的花海里,他们举杯祝酒,赋诗闻香,豪情徜徉,一簇簇火焰在他们的青春里燃烧,喷博的激情在风中追赶春天与梦想。

  遥望苍苍海涛,诗人不敢想像十年前那个悉心天下事,而且能把书读得“隔溪猿哭”的县令,家里却别无长物,徒有四壁;更不敢想象当年那个能胸怀有奇才、为政有伟绩的君,如何依然区区一小令?

  春红年年如约至,北方又见桃花,而君于南方,是否桃花依旧如潮翻红海?灼灼红香处,何人与君醉花影?而我在北方夭夭处,持酒等君来。

  命运以悲喜交加的方式,让诗人以敏感多情的笔触解剖寂寞苦痛,以绚丽无比的词语描摹美丽芳华,清风如许的春天,又会诞生多少生命?桃花灿烂的人间,又会增添几多风情?人生苦短,还有几个十年可以拿生命做弹丸?

  任何繁华与苍凉的终极,最终都是融泥沉沙。在诗人的情感里,唯有思念是一条长长的海岸线,南来北去,秋去春来,牵挂永恒;唯有真情是世间最宁静的温暖,至纯至美,关照人类世世生生!

  三、天涯

  春天总是来去匆匆,让那些温馨的事情,瞬间成为华丽的转身。人世皆有浮沉,为何秋夜听雨、漏尽残灯?

  淡看了春月秋风、俗世风情,人生当是一杯茶,自在清新我本真;淡看了生离死别、盛衰枯荣,世间纵黄金千屋,也任浮萍风雨中。

  桃李春风,将思念融进一杯酒,任碧绦似海荡开三月情怀;江湖夜雨,将寂寞燃亮十年灯,任真情如水撞击诗人心门。生命中,有多少花朵在绚烂中升华,就有多少枝叶在寂寞处深耕。

  当春风拂过原野、擦过山峦,当燕羽划过柳枝剪出情思,当花朵闪出枝头织成彩霞,春风不来,无计与君赏春红真情是理解;桃红来时,君于何处谢春风,真情是惦念;春风有信年年至,桃花有情岁岁红,真情是感恩;我心如风君若知,当与桃红报春神,真情是祝愿。

  执着真情,诗人在花海深处寻找一株酒醉的殷红,激情的文字喷出热烈的火焰,烧灼了春天的梦。梦中,诗人的指尖被一只在醉在花蕊里的蜂针蜇疼,从此,古老的诗句喷出殷红的火焰,荒芜的岁月被一场花雨感染,春天终于将绿色的梦还给了人间。

  有一种距离远在天涯,却如在眼前,那是心灵的相惜;有一种距离就在眼前,却远在天边,那是心灵的相斥。北海南海何其远?渺渺云烟鸥不越。君心我心何其近,万里水天咫尺隔,人世间,空间的距离无法改变,心距的近远却可以互转。

  有一种情感叫穿越遥远,不管远方有多远,它都会隔着遥远的空间,传递生命的真情。如一条坚韧的丝线牵系着双方,让天涯海角共同感受大海的心跳,让咫尺比邻一起聆听浪花的心曲,生活中,只要这种情感存在,就没有骨肉分开的兄弟,就没有血脉不通的世界。

  【古井·禅院】

  其实,这并不是一口真正的井,而是一个被六七层的高楼四面围起来的院子;也不古老,而是一流的现代化建筑,里面生活着和我一样被“贬”的人,还有一群孩子。之所以称它为古井,是因为那天夜晚我在大院里值夜班时忽然产生的感觉。那时,整个大院就我一个人,我在那条穿过草坪的呈蛇形状的红地板砖铺成的小路上踱步,院子里没有灯光,不时有几只野猫沿着墙角匆匆地滑溜过去,我从那正方形的空间向上望去,楼上方黑魆魆的天空就如井口,方方正正的,我就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如同置身于一个古井中,幽深、静寂得让人心里发慌。后来,我给其他同事说起这种感觉时,没有料到同事说,他早就习惯这井里的生活了,只是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我释然了,于是就也把这种感觉藏在心里了。我想,大概还有很多个与我一样有这种感觉的人。因为,我从他们很少释放自己且常常沉默的脸上隐约地看到了这一点。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可理解,但是时间稍微长了一点,也就习惯了他们的沉默,尽管他们还年轻,尽管他们都还有阳光般的心理,但是脸上却从来一直是沉默着,一个样子,很少有所变化。而我也渐渐地染上了一种沉寂,并且竟然喜欢上了这种沉寂,只是,我没有把它看成井,而是看成了一个禅院,一座筑在深井里的禅院。而我就是在禅院里修心养性、打禅诵经的人。

  自从经过那次颇有点神秘色彩的政事变动,一些人被莫名其妙地扔到这里后,大院似乎就成了一个被“贬谪发配”的地方,在很多人眼里成了最无能的或者是不谙人事的人所呆的地方,并且还有一句被传成经典的句子:再不听话,就让你去看大院。而被发配到这里的人也似乎真的有了一种自卑感,说话低声细气,做事唯唯诺诺,再加上经常被一些训斥的声音侵扰耳朵,他们在心理和行为上似乎总感觉自己害怕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惶恐不安,谨小慎微。而且当我被发配到这里时,我的那些铁哥们竟然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安慰我,似乎我要上刑场一样,那气氛颇有点壮怀激烈,害得我不得不反过来一遍遍地安慰他们:看大院多好啊,又可以近距离地接近那些天物了,可以体会一种新生活了,这正好让我去积累人生的另一笔财富,况且,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清净地读书、写字和安排自己的生活了。

  说实在,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被“发配”的,像我这样平时沉默寡言、与人无争的人总感觉是不会有事情发生的,而突然发生了这样一些事情,同事们吃惊、怀疑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却没有他们想的那样糟糕,从后来的工作的日子里,我反而很感激将我“发配”到这里的“上帝”,如果不是他们的慈悲,我怎么也不会体味到,在这里居然获得了另一层精神上的洗礼。

  是的,我应该感谢我的“上帝”,是他们给了我这样一个清静的去处。我也从来没有认为被“发配”是一件多么羞辱的事情,相反,在看大院的这些日子里,我用一种好奇新鲜的心去适应一种简单而复杂的新的工作。任何工作都需要人去干,当年在环境那样艰苦的山区里都出色地挺过来了,现在这样的一个工作环境又算什么。因此,当我在入住大院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工作手记的扉页上写了这样一句话:我感谢上帝,它给了我另一种生活,我会好好珍惜并将它写进我的文字里。

  也许是有了这样一个坦然的心理,因此,我从来都是很自信很认真地去做好每一天的事情。每天当别人安享早点时,我们在履行职责督促事务;当别人享受丰盛的晚餐时,我们在营造一种温馨的环境;当别人进入梦乡时,我们在巡回作业守护宁静。我们脚踏着晓辰的露光出发,我们肩披着子夜的星辉归去;我们付出了与老人孩子共进三餐的甜美,失去了与妻子或丈夫共享夜色的温馨,我们是一个没有正常生活规律的群体,而我们却没有怨言,因为我们给别人带来了幸福,我们活出了自己的价值,而当一个人的价值得到体现时,这其中的滋味断不是被那些尸位素餐的人所能体会享受得了的。

  坐在这一方古井里,我最喜欢在人去楼空的时候,一个人在院子里踱步。阳光灿烂时,我抬头望天,那四四方方的天空有悠悠的白云从湛蓝里飘过,如一个梦让我神往;星光璀璨时,黑洞洞的院子如一座肃穆的禅院,我沿着草坪四周的地板砖,一圈一圈地踱着,默默地吟着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句子,感觉自己如一个禅者,我在这样的庙里修渡,耳边不染半丝风中的尘埃,意识里只有一声声清净的梵音,那时,我会想这里也许会是我一生中最难得的摆渡自己灵魂的地方。当走累了时,我便坐在那间清净的陋室静静地听一些带有禅味的音乐,或是读书,或是写些文字,没有人来打扰,只有一颗宁静的心在自由的畅想里沉醉。

  当我将思想置于这样一种情境里时,我甚至想,我这一辈子,虽然没有真的走进禅院做一个真正的禅者,而坐在这样一方古井里,拥了一颗平淡的心境,睥睨周围那些纷纷扰扰的明争暗斗的荒唐尘世,不也是在静心修禅吗?而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心便变得很纯净,似乎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念着经书的圣姑,而那些在院子里早出晚归的孩子们就是禅院里的听经者,我给他们讲禅念经,用一颗充满干净善良的心来帮助他们完成修行的任务。当我看到他们一个个变得更加善良、纯真的时候,我的经书似乎又多了一页美好。他们是我手心里的佛珠,我不会大声呵斥他们,我用一遍遍的心语为他们祈祷,期望他们如莲般纯洁,期望他们早日修行圆满,去拯救一个个陷入污尘的灵魂。

  守着这方禅井,我用一颗禅心去打量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是那么勤劳善良,他们忍受着一些轻视的眼光和蛮横的训斥,一直在单纯地认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还那些孩子们,尽管他们还有些调皮甚至顽劣,但是他们骨子里的纯真依旧存在,他们是一群需要用爱心摆渡的天使,他们天真、活泼、灿烂,如一只只欢快的小鸟,只要给他们一个纯净的天空,他们就会高高地飞翔的。而我,还有我的那些同事们,不正是在给他们制造翅膀,拓开天空的人吗?

  呆在古井里的这段时间,我将自己的灵魂一遍遍地清洗着,尽量让它更加纯净,更加清澈,更加透明,如果不是因了太阳明亮的招摇,让我如一片云一样拥有了更加宽阔的天空,我想我会呆在这座古井的禅院里守候一辈子的……

热门文章
运盈彩票 750| 295| 700| 235| 172| 81| 733| 469| 289| 31| 292| 123| 55| 199| 30| 928| 475| 898| 925| 204| 226| 934| 771| 207| 112| 54| 484| 859| 141| 568| 325| 132| 567| 843| 354| 826| 387| 736| 526| 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