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悠悠花事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3 我要投稿
【www.dododo8n.com - 散文】

  一

  烟火尽头,找一世外净土,依山傍水,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房前屋后,种满喜爱的花草。听百鸟声鸣,看花开花落,任时光荏苒。

  相信每一个爱花的女子,心中都有一个七彩的梦,奢华而浪漫。这里的“奢华”,不是房屋的金碧辉煌,每日的锦衣玉食,而是房前屋后必须要有花草铺设的静幽。

  生来就爱花,无缘由的喜欢?吹交,我的双腿就走不动了,周末,经常一个人流连在琳琅满目的花市,一来二去,和每个卖花的老板都成了熟识。

  那一盆盆花草,千姿百态,错落有致地摆放着,走进去,仿佛置身于一个热闹的选美场。即使不买花,单是欣赏,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那些卖花的老板经常滔滔不绝地和我聊一些花的生长习性,产地,开花的时间,侍养过程中应注意的事项。充满爱意的目光,停留在面前摆放的一盆盆花草上,像爱抚着一个个心中无比喜爱的孩子。一盆盆花草被不同的爱花人士相中,买走,他们留恋的目光总是会送出很远。

  一般卖花的人,都会有一辆摩托三轮车,为了出摊,收摊的方便。有时候,碰到没有开车的买家,他们会免费把花送到家。这情形,颇似一位年长的父母,在送别女儿出嫁时,总是不太放心,执意要到新的住处瞧瞧去,安置好了,心里才能多少有些踏实吧。

  一次,我好奇地问一位卖花的大叔,这花儿在你这儿青翠可人的,为何,买回去一段时间后,就完全变了模样?他说,花与人的相处,也需要个磨合的过程,你得多多与它交流,每天朝夕相伴,彼此融合。它熟悉、适应了新的环境,也习惯了与你朝夕相处,才能算是真正的安家落户,开始茁壮成长。一番话似乎挺有道理。

  二

  喜欢归喜欢,可养花得需要一个适宜的环境呀,曾经颠沛流离的日子里,我那些心爱的花草,可没跟着我少遭罪。那多是一些简单好养的“草花”,被随意栽植在瓶瓶罐罐里:碧翠的小叶吊兰,叶子酷似韭菜形状的水仙,敦敦实实、好种易活的仙人球……

  冬天家里没有暖气,我把精心奉养的花,放在炉子的周围,并且给它们穿上“棉衣”,像照顾小婴儿似的小心翼翼,细心呵护。做饭的时候,怕油烟熏着它们,又搬过去。

  可是,北方的冬天,总是寒冷而漫长,有些花,最终还是经不起严冬的摧残,冬去春来后,无精打采,直至形容枯槁……眼看着一盆盆精心侍奉的好花,渐渐枯萎,凋零,心疼得想掉泪,实在舍不得扔掉相依相伴的它们。我剪掉它们枯萎的叶子,重新浇上水,放在温暖向阳的地方,一些起初奄奄一息的花草,竟在我的悉心照顾与殷殷的期盼中,奇迹般地活了过来。那一刻,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悦与激动,无以言表,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带给我无比的震撼与力量。

  三

  几经周折,当梦想渐渐湮灭于现实的洪流,我的梦,不得不以另外一种版本苟且存活于世。2012年搬进新家,没有院子,只有一个不大的阳台。但好容易有个自己的地盘了,当时最迫切的一个愿望就是,赶紧买上几盆好花装饰屋子,圆自己久久以来一直未能实现的梦。

  来到花市,喜欢的花实在是太多了,眼睛应接不暇,看看这棵,瞧瞧那盆,哪一盆都难以割舍,内心纠结不下。那一刻,心中一个迫切的愿望,我要是能有一个花园该有多好啊,我就可以买下所有喜欢的花,种在里面,或者是在某个安静的街角,开个花店,我就可以拥有自己所有喜爱的花草,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最后咬咬牙,忍痛割爱,反复筛选,决定只买那些最最喜欢的,放弃次爱的。

  选好了花,接着选花盆。根据每种花形,高低,大小,选择适合栽种它的花盆;ㄅ璧男巫锤鞑幌嗤,有圆形的,方形的,六角形的,还有酒杯状的。好马配好鞍,好花也得配好盆,才能尽显它的风姿。

  最后,自己买的花,再加上之前养的,朋友送的,一共二三十盆了。搬家那天,用摩托三轮车整整拉了一车子呢,途中,好多人截住车问:“这盆花怎么卖呀?”呵呵,着实把我当成卖花的人了!

  这些个花往家里一放,才感觉真是置办得有些多了?墒羌依锏目掌冒!别人的新家有装修的油漆家具味儿,可我家就没有。这些被我精心打扮好的宠儿,散落在家里的各个地方,阳台,电视柜上,窗台,饮水机上……遍及她们俏丽的身影。

  莹润水嫩的滴水观音,亭亭玉立;青翠可人的吊兰,纤长的花茎自绿叶间垂下,引出一朵朵飘飘欲飞的“绿蝴蝶”;翠生生的文竹婀娜多姿;毛茸茸的仙人球,呆头呆脑地展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

  每种花的喜好不同,养法也不一样,有的喜阴,有的喜阳,有的爱喝水,有的耐干旱。为了掌握它们的生长习性,我经常上网查阅资料,给它们安置适当的位置,还在每个花盆上贴上标签,标明上次浇水的时间,科学管理,这样一来,照顾它们就容易的多了。

  闲暇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我的这些爱花所占用了,这棵浇浇水,那棵剪剪枝,这棵施施肥,那棵杀杀虫……忙得不亦乐乎?墒撬亢炼疾痪醯美,做自己喜欢的事,怎么会感觉到累呢?

  开不开花的,无所谓,只要它们能够健康的生长,我就知足了;,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一个人的时候,侍奉它们,还会情不自禁地和它们说说话呢!郁闷的时候,它们像一位老朋友,默默地陪伴着我,静静地倾听我内心的诉说。

  一个人,一帘梦,与花为伴,与花相语,与花相依,怡然自得。

  四

  但是,楼房毕竟阳光,通风不比小院。尽管我尽心竭力,细心呵护,有些花草仍然生长得病怏怏的,耷拉着头,叶子也一片片的变黄,脱落。无奈,情急之下,在阳春三月,早春的清寒褪尽时,我让老公和儿子把几盆急需救护的花草搬到楼下,放在小区院子里花坛的空隙处。

  经过绵绵春雨的滋养,每日接受阳光的恩泽,它们生长得越来越健康了。到了十月底,气温转凉时,它们已经生长得郁郁葱葱,再把它们搬回屋来。

  这样以来,花草是救过来了,可累坏了我们家的两个“男劳力”,抬着半人多高的花儿带花盆,上上下下楼梯,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他俩朝我直撇嘴,叫苦不迭。说幸亏家里住二楼,要是住再高的层次,可咋办!老公说我就是个能折腾的主儿————十足的“花痴”,不光一个人折腾,还捎带上他们父子俩,超强度健身。哈哈,只得给人家俩说尽好话,外带美食犒劳了。

  清晨,阳光穿过窗子,给屋里的一切洒上一层轻纱。我在阳台上给这些宝贝儿洒水,一颗颗晶亮的小水珠在花叶间调皮地打滚儿?醋耪庑┡畈さ幕ú,想想它们本属于广袤的旷野,接受阳光的恩泽与雨水的滋养,而今蜷于盆盂之境,却也能够安于现状,生长得朝气蓬勃,实在难得。

  梦想中的那个被鲜花簇拥着的小木屋与绿树丛中延伸的青石路,始终是张望着的那个梦,遥不可及。游走于梦想与现实之间,梦渐渐只剩下一个飘渺的影子。

  倘若,真的有一天,能够抛下红尘的牵扰,有幸赴一生的梦之境地,只求能把我这些朝夕相伴的老伙计都带上,让它们真正的归于原野,扎根广袤的大地,和我一同与凤蝶为友,醉饮山露,自在呼吸。

热门文章
运盈彩票 977| 20| 230| 150| 366| 900| 725| 623| 482| 62| 954| 506| 131| 627| 257| 758| 372| 404| 191| 17| 401| 99| 656| 438| 158| 537| 726| 876| 552| 345| 261| 534| 617| 48| 567| 198| 281| 471| 471| 761|